被害人相关文章

为使工作站发挥有效作用,提升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办理的质量,加强对未成年被害人的司法保护,在广州市检察院的倡议下,由该市未保委牵头,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法院、市司法局、团市委共同制定并签署了《关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办案工作指引》,细化完善“一站式”工作流程和具体要求

整个工作室分为身体检查、询问取证、心理疏导、指挥监控四个区域。其中询问区内配有特写摄像机、全景摄像机、拾音器和交换机等设备,便于对询问过程进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并能将询问过程刻录光盘后供后续办案单位调阅,避免未成年被害人多次回忆被侵害的细节和过程导致心理受到“二次伤害”,实现对未成年被害人的救助、询问、取证、检查一次性到位。

2019年12月27日

被害人小王坦言道:“我看别人刷礼物

目前,这个直播平台已被关闭。根据嫌疑人供述,诈骗公司有严格的规定,坚决不能收取被害人的礼物和红包。犯罪嫌疑人以为,被害人自愿给主播刷礼物,并不算是诈骗。然而法律真的有这个漏洞吗?

2019年09月08日

虽然被害人案发后对上诉人马某杰表示谅解

后来,马某杰想和其复合,就用他的微博关注了其微博上关注的朋友,并把其多张裸照用私信发送给其的朋友,汤某知道后怕造成不良影响,于3月22日前往派出所报警。

2019年09月06日

对于原判认定于欢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当防卫意义上的不法侵害

2018年8月27日,“昆山反杀案”事发。两天后,身处看守所的于海明从民警处得知刘海龙的死讯,难以自控大哭。他夜不能寐,为自己的命运而焦虑。而令他没想到的是,5天后的9月1日,他就收到了警察送到他手中的《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

2019年09月02日

先后向多名被害人暴力讨债80余万元

经查,2008年以来,被告人晁某长期向凤县、凤翔县等地的多个企业和个人提供借款,进行高利放贷。自2012年开始,晁某组织其外甥、手下员工对多名借款人采取限制人身自由、殴打、辱骂等手段进行暴力讨债。2015年3月,又成立了由潘某、郑某等人组成的“清欠小组”,专门催收借款,形成了组织成员固定、职责分工明确的较为稳定的暴力讨债违法犯罪组织。该组织先后多次实施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住宅、敲诈勒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暴力手段讨债,胁迫被害人亲属写担保合同、还款协议,虚增出借资金数额、占有被害人及亲属的房屋和车辆等。该组织实施违法犯罪行为长达7年,对外高利放贷总额达上亿元,通过暴力讨债非法获利2000余万元,侵害多名被害人及其亲属的人身财产安全,严重影响社会秩序和群众生活秩序。

2019年09月02日

在被害人刘某安驾驶轿车载被告人玉某至公司某租房处时

2019年1月19日,青岛民警别立福在抓捕犯罪嫌疑人玉某时遇害。8月14日,青岛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玉某涉嫌故意杀人、故意毁坏公私财物一案。青岛市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玉某及其辩护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

2019年08月15日

骗取不特定被害人签订合同收取租户租金、押金等费用后

发布会上,北京高院审委会专职委员、刑一庭庭长袁丽忠通报了6个北京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典型案例。其中“房屋‘黑中介’敲诈勒索系列案”备受关注,刘康等21名被告人在10个月内敲诈勒索25名被害人,涉案金额30余万元。

2019年07月04日

  • 共找到7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