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合同中并不能约定落户时的违约金-婚庆资讯
点击关闭

工作户口-在合同中并不能约定落户时的违约金-婚庆资讯

  • 时间:

全国首例个人破产

「公司收取違約金並不是為了掙錢,而是着眼于公司人員的管理以及今後的招聘。」孟華說,每年上級單位會對其已辦理北京戶口的員工的留存率進行考核,該考核結果會影響下一年度的指標數量,「如果大家都拿了戶口就走,單位的指標就會越來越少,招聘也會更難。對此,單位也很無奈。」

看着身邊的同齡人跳槽,90后王靜沒想到,自己的離職要賠一筆超出自己想象的違約金。

我國勞動合同法第22條規定,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提供專項培訓費用,對其進行專業技術培訓的,可以與該勞動者訂立協議,約定服務期。勞動者違反服務期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違約金的數額不得超過用人單位提供的培訓費用。此外,勞動合同法第23條還規定了違反競業限制需要賠償違約金的情況。除此之外,用人單位不得與勞動者約定由勞動者承擔違約金。

沈建峰指出,在求職過程中,由於用人單位本身的優勢地位,違約金基本上都是用人單位單方確定的。實踐中也存在違約金數額過高、條件過於苛刻的情況。沈建峰建議,面對過高的違約金,當事人可以請求裁判機關對其予以降低。

近年來,有關離職違約金的勞動糾紛頻現。有離職者認為違約金「定價」過高,單位則認為是合理之舉

除了彌補巨額訓練費和培訓費外,目前許多企業設置違約金主要考慮的是戶口編製等「稀缺資源」的因素。任職于北京某大型國企的人力資源主管孟華處理過許多起拿了戶口就走的勞動糾紛。

王靜被這個數額嚇了一跳。「我多次想與學校協商,但學校方面態度比較強硬。」王靜告訴記者,「學校說違約金的計算方式在簽訂合同之前就告訴我了,要離職就得賠付違約金。」

企業:收取違約金是無奈之舉

在向單位提出離職申請的時候,學校拿出了最初簽訂的勞動合同。合同中寫明,如果未滿工作年限提出離職,違約金按照年薪乘以未履行年限加上5萬元的公式計算。據此,學校提出,王靜如果離職,就要賠付超過100萬元的違約金。

在孟華所在的單位,新員工入職,單位會與其簽訂一份勞動承諾書,其中規定了服務年限和違約金金額並作出競業限制規定。此外,員工如果參加了單位為其提供的培訓或是領取了單位的教育經費,離職時也需返還相應金額。

飛行員的天價違約金讓許多網友「驚嘆」,企業方則表示,為培養一名合格的飛行員,企業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航空公司在飛行員與其解除勞動關係后,會基於前期支出的巨額培訓費,要求飛行員支付相應的巨額違約金和賠償費,以彌補其損失。

「實踐中,降低勞動者違約金的情況並不罕見。但存在的問題是,落戶違約給用人單位帶來的損失很難判斷和證明,主要還是由裁判機關根據具體情況予以酌減。」沈建峰說。

在北京某小學工作的王靜最近打算離職,也因為這事兒,她已經快失眠一個月了。原來,提出離職申請時,王靜被單位告知,按照當初簽訂的勞動合同,她離職將賠付單位超過100萬元的違約金。

一家職場社交平台近日發佈的《第一份工作趨勢洞察》中稱,職場人第一份工作的平均在職時間呈現出隨代際顯著遞減的趨勢。70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超過4年才換,90后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職時間19個月,95后僅僅在職7個月就選擇了辭職。

2018年,成都市雙流區人民法院對外發佈的《飛行員離職糾紛案件審判白皮書》顯示,2013年到2017年,該院共受理飛行員離職糾紛案件192件。從這些案件看來,航空公司要求離職飛行員支付的違約金和賠償費,通常在400萬元~700萬元之間,其中,最高的甚至達到1200萬元。

孟華介紹,違約金的設定標準主要是參照同行業其他企業要求的金額,以及當年落戶指標的難易程度。隨着落戶指標越來越難申請,近些年,違約金的標準也在上漲。

王靜坦言,最初簽訂合同的時候也曾猶豫過,10年的合同期對於90后的她有些太長。可是,工作機會有限,一份有戶有編的工作來之不易。王靜猶豫再三,最終還是選擇了簽訂這份長期合同。

同時,沈建峰也提醒離職者,雖然勞動法保障了人才流動的權利,但誠信原則是首要的,「如果當事人僅僅是為了拿了戶口走人,一旦違約,員工要為自己的誠信買單。」

離職者:高額違約金下進退兩難

專家:人才可流動但誠信是首要的

「男子獲北京戶口后離職被判賠31萬元」「一飛行員離職被索賠百萬元違約金」……近年來,有關離職違約金的勞動糾紛頻現。在這些糾紛中,一些離職者認為違約金「定價」過高,難以接受。但單位認為自己「要價」合理,單位為了招聘人才、培養人才也付出了很大的成本。離職時,違約金的「定價」標準是什麼?

2017年,王靜進入北京某小學校工作,並與學校簽訂了一份10年的勞動合同,入職有事業單位編製,學校承諾為其辦理北京戶口。但工作兩年多以來,王靜感到生活在北京的壓力越來越大,同時學校的工作與其理想狀態相距甚遠,於是萌生了離職的想法。她希望放棄北京戶口,回到家鄉發展。

「現在,一想到要賠這麼多違約金,是否離職,進退兩難。」王靜說。

面臨高額違約金的不是個例。今年年初,某直播平台所屬公司與知名網絡主播的合同糾紛引發諸多關注,直播平台所屬的公司除了要求法院判令主播繼續在平台進行直播外,還需向平台所屬公司支付違約金約1.5億元。近年來,多家直播平台均發生主播違約事件,隨之引發的合同糾紛,往往以主播賠償天價違約金告終。而法院之所以支持直播平台提出的高額賠償,與直播平台對主播的巨額投入相關。

面對這筆巨額違約金,王靜感到很是苦惱。一方面,她無力賠付如此高的違約金,另一方面,她並不認同學校核算的違約金數額。

「我工作10年也掙不到100萬元,學校也沒有為我負擔過相應的培訓費,所以學校給出的違約金高得離譜。」9月19日,王靜對《工人日報》記者說。

記者了解到,合同約定支付違約金一般以給守約方造成損失為前提。而如何認定守約方的損失額度,將直接關係到賠償金的額度。

辭職要賠100萬元違約金,冤嗎?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法學院院長沈建峰指出,一些用人單位為勞動者取得落戶指標后,約定違約金防止勞動者拿到戶口就離職。「但按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在合同中並不能約定落戶時的違約金,即使約定了也會因為違反法律規定而無效。在目前的實踐中,司法機關多會支持勞動者違反落戶約定給用人單位帶來損害時的賠償責任。」

今日关键词:无锡高架侧翻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