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記者女記-在特首或警方的记者会上都有现场提问的记者被摄入镜头-上海新闻坊

  • 时间:

保姆殴打两岁男童

當天晚上大公報記者打電話問我對這事有何評論,我強調沒有看警方記者會的現場直播,僅憑現場視頻了解相關情況,感覺非常不舒服,一群香港記者公然盤查一名內地女記者的身份,質問其採訪動機和目的,做法很不正常。我認識的好幾個廣東新聞界同行,包括陳曉前任職的廣東廣播電視台的朋友,一直到深夜還在給我發微信,對事件感到非常不滿,甚至憤怒:

本周二下午警方記者會,焦點是近兩個月前一名六旬漢疑在病房被虐打,警方拘捕涉案兩名警員和一名前警員,但記者會結束時突然發生另一件事,一名內地女記者因拍攝記者會上其他同行,引發「卧底」疑雲,在一眾香港記者要求下,內地女記者出示一張卡片,顯示其姓名為陳曉前,身份為「廣東廣播電視台香港辦事處(記者站)站長」,視頻所見,現場有多名男女大聲要求該女記者「行前啲畀我哋影到張卡片」,又質疑卡片上沒有她本人照片,要求其出示記者證,多把男女聲音連番質問該女記者拍攝現場香港記者的照片要在哪裏發佈?為何要將照片發上WeChat(微信)?究竟這些照片有什麼新聞價值?最後該女記者在警方協助下離開。廣東廣播電視台隨後發表聲明,確認陳曉前是該台駐香港記者站站長,對陳在正常採訪時遭到部分香港記者圍堵的不禮貌對待表示強烈譴責,「呼籲香港有關方面採取切實措施保護新聞記者應有的權益,營造一個公平、安全和穩定的新聞採訪氛圍。」

「香港記者有什麼權力盤查同行?太不知所謂了!」

事情因陳曉前在記者會拍攝其他記者引起,「是不是兩地記者採訪文化不同引起誤會?」有記者問我,的確內地和香港媒體採訪文化有所不同,但關鍵不在這裏。香港記者採訪官方新聞,主要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閉門的簡報會(Briefing),通常是特首或主要官員主持,邀請傳媒機構老總級或主管級人士出席,新聞處官員在簡報會開始前先提醒各人必須遵守約定俗成的「規矩」:不拍照不錄音錄像,不引述提出問題的人士,報道內容以「政府消息人士」代替特首或其他官員。

圖:內地記者陳曉前近日在港採訪時遭受香港記者圍攻\資料圖片

另一種是記者會,所有政府認可的傳媒機構均可派記者出席,電子媒體通常會做現場直播,主持人和提問題記者都攝入鏡頭,從來沒有問題,周二下午的警方記者會屬於這種形式。實際上,自六月份修例風波之後,在特首或警方的記者會上都有現場提問的記者被攝入鏡頭,有一次某台女記者當面大叫特首「講人話」的人像和畫面就直播出街。那麼,陳曉前在記者會上拍其他記者,一些本地記者憑什麼對她盤查質問?

還有一些更激烈的言論,我完全能夠理解廣東同行的心情。將心比心,香港不少媒體機構也有派駐內地的記者,如果香港記者遭到內地同行類似不禮貌對待,相信香港業界也會「敵愾同仇」。到了周三,全國記協發表聲明,強烈譴責少數香港媒體記者粗暴侵犯記者正當採訪權益行為,顯然,事件已驚動北京。

「港媒對內地記者的敵意,不難揣度他們的傾向性,其報道的可信度自然大打折扣了」。

眾所周知,大部分香港傳媒早已歸邊,客觀公正的報道實屬稀罕,這是香港新聞界的不幸,今時今日修例風波已經演變成一場空前的政治風暴,前線記者打工不易,各為其主亦見怪不怪,但既然身為記者,在新聞界打工,應該有起碼的職業操守,包括對同行的相互尊重,退一步說,你打份工,人家也是打一份工啊。事情既已發生,如果有些人願意承認行為過火傷害了內地同行,對當事人道一聲歉,那不失為亡羊補牢,古人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其實,根本原因可能是有人心虛。多場記者會所見,一些記者擺明車馬充當示威者代言人,將記者會變成示威抗議場合,正所謂自己知自己事,因此對被拍照十分敏感。上次一名香港中通社女記者就遭示威者圍堵,加上現場一名香港電台記者「助紂為虐」,被迫當眾銷毀所拍照片,這次有些人見到拍照的陳曉前並非熟口熟面,便疑神疑鬼,再演恃眾欺凌。這種恣意侵犯同業的採訪自由、粗暴無禮的做法,實在令香港新聞界蒙羞。

「不是新聞自由嗎?怎麼輪到他們來審核身份?香港怎麼會變成這樣?」

陳曉前在事發時表現不俗,當時現場氣氛充滿敵意,基本上無法拒絕對方的無理要求,她明顯感受到壓力但尚算淡定,從手袋中掏出一張名片,在旁的警務人員拿過去給眾人「驗證」,多名記者一擁而上用相機和手機爭相拍攝陳曉前的名片。我很不理解,為何在場警方人員對這種明顯無理要求無動於衷,甚至提供協助?香港記者當着警方的面盤查內地記者的身份,這種做法合適嗎?

今日关键词:军训服蹲下就崩线